原标题:抢装潮遭遇疫情冲击,多少海上风电能锁定高补贴电

  原标题:抢装潮遭遇疫情冲击,多少海上风电能锁定高补贴电

  原标题:抢装潮遭遇疫情冲击,多少海上风电能锁定高补贴电价?

  记者:席菁华

  2020-2021年为海上风电抢装关键窗口期,已核准的海上风电需在2021年底前实现并网,才能锁定0.85元/度的高补贴电价。

  但正处于抢装期的中国海上风电,遭遇了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

  5月19日,在“疫情下海上风电产业链的全球协同发展”会上,多位行业高管表示,疫情制约了海上风电项目的复产节奏。

  据金风科技(002202.SZ/02208.HK)总工程师翟恩地表示,国内已招标未建设的海上风电容量达21.33 GW。要想在2021年底前完成这全部装机的建设,具有很大难度。

  翟恩地称,即使不考虑疫情影响因素,就目前全国的船舶施工能力及供应商产能情况,至少有8 GW的装机容量将结转到2022年以后并网。

  他认为,考虑疫情影响因素,预计2021年底吊装完成12 GW海上风电,是较为合理的装机量。

  这意味着,将有约9 GW的已招标海上风电机组,不能拿到高额补贴。

  据翟恩地介绍,金风科技今年海上风电排产容量为1 GW以上,2021年排产1.5 GW。

  华能集团新能源事业部副主任张晓朝表示,开发商担心的问题是,受疫情冲击,整机厂家能否按期交付风机。

  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表示,若锁定不了0.85元/度的电价,很多海上风电项目有可能并网即亏。对于整机厂家而言,前期进行投入的带补贴电价项目若未如期并网,可能面临巨大违约风险,甚至可能遭受巨额罚金。

  他也认为,不考虑疫情影响,目前中国海上风电施工船每年施工能力的极限量,为每年6 GW左右。

  田庆军称,疫情对远景能源全年的产能影响约在10%左右,因远景能源的海上风电走较为稳健的路线,海上产品品类相对单一,并做了关键部件的储备,海上风电产能影响较小。

  今年远景能源计划海上风电交付量为1.2-1.5 GW,明年根据已获取订单,交付量可能高于今年。

  上海电气(601727.SH/02727.HK)风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缪骏在会上表示,今年上海电气排产的海上风电机组,计划约2-2.2 GW;2021年,计划交付4 GW海上风电机组。

  缪骏称,受前期批复缓慢、海域和军海洋军事等方面影响,很多项目仍存在不确定性,甚至有部分海上风电项目的开发商仍处于观望中,“明年到底能够交付多少,由多重因素决定。”

  除机组交付和施工安装能力外,影响中国海上风电抢装的因素,还包括物流运输及核心原材料、零部件的供应。

  目前,国内使用的巴沙木等海上风电机组部分核心关键物料,需要通过全球尤其是欧洲进口。但意大利、德国等地供应商的产能受到疫情影响,导致零部件供应出现缺口。

  全球航运量受疫情影响缩减,也导致海上风机关键部件运输滞后。

  缪骏表示,上述影响具有一定的传导时间,新冠疫情对中国海上风电的影响,或在6月下旬才真正体现,并进一步扩大。

  田庆军称,整机企业的交付瓶颈主要集中于两个核心部件:叶片和主轴承。

  据他介绍,目前江苏以外的海上区域基本上以6兆瓦以上风机为主,配套的叶片需要足够的长度。

  据远景能源统计,150米、170米、190米等级的风轮,配套叶片的月度产能依次降低,每套模具对应的月度产能为4:2:1的关系,即生产4套150米的叶片,所用的时间约只能生产两套170米的叶片,或只能生产一套191米的叶片。

  在国际市场,只有少数几家主轴承厂商可以生产配套大型风机的主轴承,例如舍弗勒(AFG)、斯凯孚(SKF)等,今年的总产能只有约600套。这些产能还将在全球海上风电范围内进行分配,成为制约海上主机供应的关键因素。

  德国企业舍弗勒大中华区工业事业部销售及业务单元高级副总裁李照东表示,2019年中国风电开始抢装后,轴承的供应已出现了产能不足的问题。

  李照东表示,疫情期间停工,导致该公司位于中国的南京工厂,损失近一个月的产能。对于海外工厂,因部分原材料供应商来自疫情重灾区意大利,影响了轴承的原材料供应。

  李照东称,舍弗勒当前供货的最大瓶颈,是外径2.5米以上轴承的产能存在缺口。这款产品为针对于大型海上风机制造的大轴承产品。

  2019年初,舍弗勒在中国投资超过1亿欧元新建产能,使轴承产能将在今年四季度逐步释放。

  其中,该项目外径2.5米以上轴承的产能预计2021年一季度末释放。李照东称,即便这一新投资产能释放出来,依然存在很大缺口,舍弗勒还在考虑进一步追加投资。

  缪骏预计,2021年的海上风电交付保障将优于今年。

  他表示,2020年是陆上风电抢并网的最后一年,明年陆上风电抢装高峰过去后,轴承、叶片等供应链的产能将转移至海上风电,对海上风电有更多支持。

  明阳智能(601615.SH)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张启应则对海上风电的交付持乐观态度。他表示, 此前安装一台海上风电机组,需要7-8天,现在已缩短至2天左右,安装船的作业效率有了很大提升。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称,在中央财政部取消对海上风电补贴之后的低谷期,希望地方政府能够看到海上风电对当地的经济拉动及完成能源转型任务等利好,进而出台地方补贴政策。

  翟恩地呼吁,政府以及产业需共同努力,通过技术创新等方式避免订单断崖式下跌,有序度过2022、2023年的海上风电建设低谷期,并真正在“十四五”末实现平价。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永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